双拥动态
我为儿子感到骄傲
2017-08-03

  刚刚去当兵的时候,他才172,成天嘻嘻哈哈的,是个鬼头鬼脑的傻小子。”47岁的淮安崔庄村农民熊建军提起当兵的儿子熊朋朋时,眼中充满怜爱。新兵两年锻炼后,他再回家,人变得成熟稳重了,身上还练出11块腹肌,连个头也长到177了,能一下子从地面爬到房顶。熊建军指着自家院内3米高的平房骄傲地说,当爹的能图个啥,就希望他平安健康,茁壮成长,成为对国家有用的人。

 

优秀士官熊朋朋父亲熊建军:

我为儿子感到骄傲

  牵挂的心支持儿高飞

  朋朋17岁入伍,19岁在军中立下三等功,他还年年被评为优秀士官,现在是下士军衔。儿子的成绩,熊建军都记在心里,今年他才22岁,能取得这些成绩,我为他感到骄傲。熊建军说,儿子当兵5年,每年的津贴都寄回了家里。他的钱我们哪舍得花,都给他存着,叫他不要寄也不听。熊建军虽是责备的口气,却带着欣慰的表情。现在他最开心的事就是每周接到儿子的电话,电话那头的儿子总是非常乐观。

  朋儿还没来电话吗,有没有说什么时候能回家啊?”728日上午,在记者采访熊建军时,朋朋的奶奶从后院来到庭前。因为想念孙子,她每隔一段时间就要问问孙子的情况。朋朋每年会回家一次,大约就是在7月份。今年还没回来呢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假,最近也没来电话。熊建军同样翘首企盼着儿子回家。不过,他也明白,儿子肩负的任务越来越重,越是别人放假轻松的时候,越是儿子紧张忙碌的时候。他今年就要退伍了,退伍后还面临新的选择。熊建军认为,当父亲的就要做儿子永远的坚强后盾,支持他的选择,让儿子带着梦想越飞越高。

  淮海晚报记者 杨春阳

  不舍的眼目送儿远走

  朋朋是家中的独生子,他说要去参军的时候,最反对的就是他妈妈。熊建军说,虽然自己也舍不得儿子,但是孩子长大了,不能永远在父母身边,他有选择自己未来的自由。朋朋走后,他妈妈在家哭了一周。新兵的两年是最难熬的,因为不能回家,只能通过电话联系。“3个月后,他打来第一个电话,我、老婆、还有他奶奶围在电话旁边,居然激动地不知说什么好。而儿子却安慰我们说,他一切都好,叫我们不要担心。短短的问候,让熊建军觉察到,儿子长大了。

  两年后,儿子终于回家过年了,但我们发现,他右手的手指上有了一个近两厘米长的疤痕。熊建军好奇,儿子在电话里只是报喜,总说自己通过了一个又一个项目的训练,却从来不提其他事。后来我们才知道,他在训练时不小心划破了手指。更让家人心疼的是,受伤后的熊朋朋是自己用针缝的伤口。他妈妈当时就哭了。作为父亲,熊建军没说什么,却也一样心疼。短短几天的探亲假期结束了,儿子要回到部队。儿啊,家里有爸在,你啥都不用担心。望着儿子的背影,送行的熊建军鼻子一酸。

转自《淮海晚报》201781A1-8